旅行蛋

輕旅、異國,去吧!

旅行吧

忠定伯林習山 – 金門部落 – 新浪部落

傳播分享


忠定伯林習山


關於忠定伯林習山之正史裡記載之資料


現今一般引用到林習山資料來自於民國六十一年出版的《金門先賢錄第三輯》中的「林習山抗清捐軀」文分成二部份甲為生平事蹟及乙為遺蹟考証。「林習山,字爾登,號簡初,行七。烈嶼東林人,生於明神萬曆丙午「三十四年,1606「四月二十二日。這段開頭是引用自《東林林氏二房長家族譜》中的資料。明隆武二年(1646),鄭芝龍降清,成功諫阻不聽,遂率部配駐金門,習山附之,是年十二月朔,成功大會文武群臣於烈嶼,誓言劾忠明室,並定盟恢復。越年七月,成功以洪政,陳輝為右先鋒鎮,楊才,張俊為親丁鎮,郭泰,余寬為左右護鎮,林習山為樓船鎮。柯宸樞,楊朝為參軍。杜光為協理,訓練士卒,敕編船隻,往來島嶼,待時而動。永曆四年(清順治五年(1648)閏三月,習山任右衝鎮,與杜輝等隨成功,攻克同安。永曆四年,習山缷右衝鎮職,由副將甘輝接充,三月,成功入潮陽,令洪旭(金門后豐港人)駐鎮徴輸轉運,令習山鎮達濠(汕頭附近一小島),是年黃海在達濠欲叛,事蹟敗露,成功令習山殺之,習山宥其餘黨,分配各鎮。永曆五年四月,施琅忤成功,頗出怨聲,與弟顯愈無所忌,五月,成功遂令羈琅及其父大宣與其弟顯,將置之法,交習山禁押,習山交其副將吳芳監守,吳芳看守不嚴,竟被施琅狡計脫逃,渡海投清。成功因習山歷年戰功累累,免其罪,調職,是月,成功率眾入漳之南溪,習山仍參與戰行。永曆六年,成功收海澄、長泰、四月,成功親督師攻漳州,兵眾雲集,設二十八營,以習山鎮井宿。(以上的資料跟正史上的記載差不多)。永曆八年七月,習山受封忠定伯。屢次隨各鎮征伐,及永曆十三年(己亥,清順治十六年,1659)春,隨成功攻南京,習山隨同成功屯嶽廟山,被砲襲陣亡,時為二月二十二日,卒年五十四,(以上這一段就跟正史的記載有些不同),越年歸葬廈門嘉禾廾四都衡厝鄉,御賜祭葬。之後文章為遺蹟考証就略過。林習山在《東林林氏二房長家族譜》的資料是十六世林超第於民國五十九年冬所撰寫「第九世祖考諱習山字爾登號簡初七妣王氏一品夫人府君神主,生於萬曆丙午年四月廾二日卯時,卒於永曆己亥(十三年1659)年二月廾二日戍時,公誕生在本島烈嶼鄉,原屋今尚存在門牌六十號,官至明上柱國光祿大夫少師忠定伯,逝世後於永曆庚子年(十四年1660)十二月廾五日葬在廈門島嘉禾山衡厝鄉坐丑向未,時上柱國光祿大夫少師忠定伯,九世孫簡初林公神主,孝男良琨良○。」
 
接下來看看正史裡的記載。《達觀樓集》「奉剿紅夷報捷疏」福建巡撫鄒維璉,崇禎五年九月(推測)(1632)內容載有:謹題,為微臣督師海上,大破紅夷,謹報大捷,敬獻俘囚,以彰奉行天討事。戰場從澎湖海域至福建銅山及料羅灣等處,時間則從崇禎六年九月初一至九月廿五日間。報捷奏疏中提及林習山的有如下二段:「加銜參將陳鵬首衝入陣,與夷攻擊,仍麾備總林察、陳麟、楊耿、蘇成,專意滅偽王,因有搗擊大夾版而生死不避者,把總鄭然也;次衝接應,而夾版之勢隨即披靡者,哨官蔡騏也;三衝與之牽扯,併蔡騏一船俱為焚燒者,哨官林習由也。」「哨官林習由捕盜吳義首焚夷夾版船一隻」。
《鄭氏史料初編》卷二,「海寇劉香殘稿一」錄自「明清史料乙編」第七本六八八~七○○頁。內容為數年勦劉之役奏稿,文中年代從崇禎五年十月至崇禎十年正月初一日,文中數次提到林習山有把總及守備識位,林習山等諸將其表現有「分道截衝」、「其功又豈可少乎?以上各官,皆志在除凶安良,力能斷蛟截犀,均王國之爪牙,公侯之□□。□數千人一心,如父子兄弟,相敬□□,可愛可敬,功應並敘」、「論分道截衝…或衝前鋒,或躡後勁,或左攻右擊,或犁焚船隻,或擒斬賊級,皆用命之戰士,厥功固難泯也。」「戈鋌攢萃,銃炮橫飛,海沸山摧,賊為披靡:此皆截殺橫擊,直探虎穴者也」、「皆出奇衝戰,藉以合攻者也」。
 
中兵科抄出福建巡按李嗣京題本(崇禎十六年(1643)九月初三日到)巡按福建試監察御史加一級加俸一級李嗣京謹題為海寇殄滅、官兵效力、謹據實報聞、仰祈聖鑒事。在這份報捷奏疏中林習山署小埕寨把總。
 
弘光元年(1645)鄭鴻逵奉唐王入閩。清師進仙霞關,芝龍獻款,鴻逵與成功諫不納,率部眾退安平,屯金門(海紀輯要)。
 
《東南紀事》載大清順治二年隆武元年(1645)乙酉八月:「大清兵大舉臨廣信,攻福;張家玉使洪旭、林習山救之。」「十一月十五日,監軍張家玉退大清兵於許灣,家玉約陳輝、林習山、蔡欽三道會許灣。夜,人定後火起,令堅壁,敢救火者斬。且搜暗處,置伏。」《續明紀事本末》隆武元年十二月載:「聲桓東至許灣,張家玉結陳輝、蔡欽、林習山三道禦之。」
《思文大紀》隆武二年(1646)六月載:水師議成,以吏部朱永祐、趙玉成兼戶、兵二科給事中,在周鶴芝、李一根、林習山軍中聯絡措餉;改推官徐孚遠為兵科給事中、編修周之夔兼兵科給事中,監督聯絡漁船,共襄恢勦。明隆武二年(1646)十二月,福州破,唐王舊官屬南奔,聚烈嶼,鄭成功會之。供明太祖位,設祭,訂盟恢復(行朝錄)。《南明史》卷二十 表第六 諸臣封爵世表載:「忠定伯林習山 隆武二年三月封,永曆十六年(1662)七月卒。」《海上見聞錄》隆武初年載:「封平國公部將施天福為武毅伯,洪旭為忠振伯,林習山為忠定伯,張進為忠匡伯,陳輝為忠靖伯;定國公部將陳豹為忠勇伯,林察為輔明侯。」《海紀輯要》:載:隆武元年「封平國公部將洪旭為忠振伯、張進忠匡伯、林習山忠定伯、陳輝忠靖伯。」《靖海志》載:「閏六月十五日即位,改元隆武。起曾櫻、何吾騶等入閣辦事。晉封芝龍為平虜侯,尋封平國公;鴻逵為定虜侯,尋封定國公;芝豹為澄濟伯;鄭彩為永勝伯;賜芝龍長子森國姓,名成功,封忠孝伯。賜姓以天啟甲子年七月十五日生於日本,母顏氏出也;芝龍後遣人將母子取回。又封芝龍部將施天福為武毅伯,洪旭為忠振伯,林習山忠定伯,張進忠匡伯,陳輝忠靖伯;鴻逵部將陳豹為忠勇侯,林察為輔明侯。」而民國六十八年版《金門縣志》載:「永曆八年(1654),封忠定伯。」
《海上見聞錄》載:時賜姓謀舉義,而兵將戰艦百無一備,往南澳招募。聞永曆即位粵西,遙奉年號,自稱「招討大元帥罪臣」。有眾三百人,於廈門之鼓浪嶼訓練;委黃愷於安平鎮措餉。識者知其可與有為,於是平國舊將咸歸心焉。即以洪政、陳輝為左右先鋒,楊才、張進為親丁鎮,郭泰、餘寬為左右鎮,林習山為樓船鎮,進兵攻海澄。戊子,順治五年、海上稱永曆二年(1648)。
《從征實錄》載:永曆三年(1649)己丑十月初十日:「繇〈(由)〉白塔登岸,分三路進兵。以左先鋒施郎…右衝鎮林習山繇〈(由)〉右而進…。二十日,偵漳虜無敢來犯,藩遂躬督中衝等鎮到盤陀嶺分派隘口,各截虜援。…右衝鎮洪習山戰守優,宜督轄下合札嶺路右山;各樹木柵…。」
 
    永曆四年(1650),習山卸右衝鎮職,由副將甘輝接充,三月,成功入潮陽,令洪旭(金門后豐港人)駐鎮徵輸轉運,令習山鎮達濠(汕頭附近一小島),《從征實錄》十二月載:「黃海如在達濠欲謀叛,敗露;藩令林習山賜之死。」
 
《海上見聞錄》順治九年、海上稱永歷六年:「施琅前在南澳,兵付蘇茂代將,意回日必複任;賜姓不與,遂請為僧。賜姓諭令以舟募兵,許授前鋒鎮。偶有親兵逃亡,賜姓拔為親隨,琅將曾德捉回立斬之,賜姓怒而不發。二十日,傳令諸將在船聽令;遂令右先鋒黃廷執施琅及忠定伯林習山,拘在船中,令副將吳芳看守。琅家人著人假稱賜姓令箭,調回審究;吳芳即同登岸。至草灣,琅即將吳芳及押人打倒脫走,逃於山穴中兩日夜,往投蘇茂。茂密以小舟載之渡海,依澄濟伯。賜姓怒甚,欲斬林習山,未果。殺吳芳妻子,令芳跟尋。二十一日,殺施琅之父及其弟顯。以戎旗中協林勝為援剿左鎮。」
 
《先王實錄》永曆六年(1652):「四月,藩督師進攻漳城。是月,兵眾雲集,開設二十八宿營:…井宿、林習山,進攻漳州。」
《海上見聞錄》順治十二年、海上稱永歷九年:「七月,以中提督甘輝為正總督、右提督王秀奇為副總督,率二十鎮北上,與忠定伯林習山、縣制陳六禦相機而行。以前提督黃廷為正總督、後提督萬禮為副總督,率二十餘鎮南下。」
   
    《金門縣志》載:永曆十三年(己亥,清順治十六年,1659)隨成功攻南京,屯嶽廟山,中礮陣亡,年五十四。」《小腆紀年》則載:「明年己亥五月,複出崇明入江;抵京口,奪瓜洲,圍鎮江。大軍分五路迭迭而陣,成功令周麾傳炮,金鼓震作,與江聲相沸騰,士卒皆下馬殊死戰。郡中懼,走降相繼;屬邑皆下。部將甘輝進曰:『斷瓜洲,則山東之師可扼;據北固,則兩浙之路不通。但須坐鎮於此,南都可不勞而定也』。弗納;竟薄金陵至觀音門。已而登陸屯嶽廟山,輕敵不備,縱酒為歡。煌言與輝並苦諫,以嚴城師老,猝不得拔,必生中變;複不納。久之,大軍由儀鳳門穴城出,銜枚疾走,直搗中堅;別以騎兵數萬繞出山後,夾攻之。遂大潰;甘輝以數騎奔江口,被執死之。成功急麾兵退入於海;攻崇明不下,棄而歸。冬十月還島,痛哭甘輝而後入;曰:『試從其言,吾不及此夫』!立廟旌其忠。」《續明紀事本末卷之七》六月載:「戊辰,使羅蘊章招蘇、杭。己督諸軍屯獅子山,列其舟於江東門;自以親軍數十徼城下,相形勢。使林明、林勝、黃昌、魏雄、楊世德軍旱西門,馬信、黃昭、蕭拱宸援之;使陳鵬、藍衍、蔡祿、楊好屯東南,阻水壁;使劉巧、楊正、黃應、戴捷、劉國軒屯東南山麓,使張英、陳堯策、林習山屯岳山,以為衛;以甘輝、餘新軍獅子山,萬禮、楊祖屯第二橋,翁天佑軍儀鳳門,深溝樹木以圍之。」
《台灣外記》載:七月十二日林習山配劄嶽廟山,連諸宿鎮護衛成功大營。二十四日功至鎮江。令全斌駕快哨載敗兵,撈救殘卒。……所有殘兵敗將士,悉賴載歸。繼而馬信、陳堯策、珠秀奇、林習山…陸續俱同。死慕者:甘輝…。
《台灣外記》順治十七年(1660)庚子(永曆十四年)四月載:「成功改建威伯右提督馬信為提督驍騎親軍,同忠定伯林習山守烈嶼。」六月載:「六月,發諸鎮眷口並百姓婦女回廈門。偵報:『粵師吳六奇遣其左營馬嵩帶兵至潮州,劄於韓祠之左,為刺客所殺。蘇利、許龍船雖出港,見南澳有備,未敢進前;惟遊颺觀望。迨報閩師失利,亦各斂軍還』。成功雖喜大勝,終苦彈丸兩島,難以抗天下兵。集洪旭、馬信、黃廷、王秀奇、陳煇、楊朝棟、林習山、吳豪、馮澄世、蔡鳴雷、薛聯桂、陳永華等商議:若得有一處,方可以進戰退守。諸人無以應,但持南北固守為對。功曰:『吾聞臺灣離此不遠,意欲整師奪踞,何如』?吳豪曰:『臺灣前乃曠野,故太師曾寄跡其間;今為紅毛所踞。現築城二座:一在赤嵌、一在鯤身。臨水設砲臺,又打沈夾板數只,紆迴曲折於內港。凡船欲入者,必由砲臺前經過;若越此,則船必觸犯沈夾板而破。堅固周密,將二十餘載。取之徒費其力』。成功聞言,亦中止。」
《台灣外記》順治十八年(1661)辛丑(附永曆十五年)成功東征台灣留:「洪旭、黃廷、王秀奇、林習山、杜煇、林順、蕭泗、鄭擎柱、鄧會、薛聯桂、陳永華、葉亨、柯平等,又擢洪旭之子磊、馮澄世之子錫范、陳永華之姪繩武三人,共輔世子經,守廈門調度各島;時經年二十一。」《鄭成功傳》也載:「乃使陳霸守南澳,使郭義、蔡祿守銅山禦南軍,使鄭泰守金門禦北軍,以長子經為監國駐兵廈門,使洪旭、黃廷、王秀奇、林習山輔之,遂祭天決征臺議。」清道光版《金門志》卷十六舊志事載:「十七年,將軍達素及總督李率泰大舉勦島,大船出漳州、小船出同安,檄廣東許龍、蘇利等來會.成功以陳鵬守高崎遏同安,馬信、林習山守烈嶼,鄭泰同偽英兵鎮陳瑞護各鎮官兵家口移過金門,即由金門遏廣東,而以黃安守金門城仔內角,自勒諸部扼海門.」
《鄭氏關係文書》成於康熙元年(1662),載:「偽武閑員姓名開列:偽忠定伯林習山。」但在現任伯爵又無忠定伯之名:忠靖伯、慶都伯、忠奮伯、鎮南伯、英衛伯、武毅伯、平湖伯、崇安伯、靖遠伯、寧洋伯、恢閩伯、惠安伯。
 
正史裡記載的封忠定伯時間應該是沒問題的,那關於卒年的問題,就看族譜當時是抄寫自那裡了,正史載最晚至康熙元年還活著,不可能把死掉的人還列進上奏的表單裡吧!



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!